Skip Navigation Links
首 页
局馆介绍Expand 局馆介绍
档案资源Expand 档案资源
政务平台Expand 政务平台
档案展厅Expand 档案展厅
网上服务Expand 网上服务
档案学会Expand 档案学会
          
盗匪裘如彩与铜锡方块失踪之谜
2017年6月12日

一封密函引出一桩劫案

 

  民国311110,兰溪县临时县治华南乡汪山村,县长徐志道收到一封兰嘉师管区司令赵煜的密函:“本部自兰溪失陷,被敌包围,曾在乐塘、游埠、洋埠等处与敌作战,在游埠附近地方,截获敌船两艘,船内满载铜锡方块,有二百余十担,因本部突围时无法运输,即派高鑫、郎应祥两员率兵搬运下船,寄存于裘家村裘如彩家中。嗣以本部移住昌化后,应将此项物品运回以备呈报,无如先后派高鑫、郎应祥两次前往提运。据该裘如彩之妻声称,该铜锡为避免敌人抢运计,已运往别处密藏,密藏地点只有我丈夫知道等语。但该裘如彩始终避不见面,且近闻有勾结地方浪人盗卖一部分之说……为此函请贵府代为密查追缴。”

  铜锡为制造军械之重要原料,抗战时期尤为需要,也是敌我双方争夺的军事物资。徐县长当即在密函上批示:“派段队长前往密查追缴”。

  侦探队队长段荣光受命带领三名探员前往金湖乡裘家村附近密查此案。通过对周边及裘家村民细细查访,得知裘如彩现年三十五岁,从小跟随父亲练习拳击之术,常恃其孔武有力,横行乡里,方圆数里人人畏惧,曾闻有弑父嫌疑。当过兵也做过布匹生意,曾在汤溪县北区区署保安队当分队长,趁机拉起一支队伍,自称“游击队”队长,在兰汤交界地区打家劫舍,收缴武器以装备自己的队伍。当问及兰嘉师管区截获铜锡方块寄存裘家一事,皆众口一词:“曾耳闻实未目睹”。

  11月13日夜,段队长从游埠调集自卫队将裘如彩抓获,并会同保长一起对裘家实施搜查,在地窑起获大量赃物:铜块320斤、台虎钳1台、茧186斤、桐油14箱、茶叶204斤、金戒子4只、银簪13条、银洋37元、洋缎6匹、阴丹士林布3匹等物资,又在塘边挖出铜块983斤。

 

抢劫富华丝厂财物的主犯

 

  裘如彩对“铜锡方块”寄存一事矢口否认,坚称“没有此事”,也否认见过高鑫、郎应祥其人。审问家中搜出的铜块、丝茧、茶叶等赃物来历时,裘供称:“铜是富华丝厂的,敌人来时将富华丝厂焚毁,厂里将此烧过的铜藏在塘里,我将铜搜拢来,放在祠堂里代为保管”;“茧是富华丝厂的,曹厂长托我保管的”;“茶叶是汤溪赵家的人拿到此地来卖,我买来的”。经过辨识,铜块有火烧痕迹,确定非兰嘉师管区截获之“铜锡方块”。

  正在为追查铜锡方块下落一愁莫展之机,徐县长收到一封富华丝厂曹厂长的公函,要求县府“法办抢劫犯及追缉本会失物”:“此次浙赣事变来势迅速,应变乏术,致本会在游埠附近丝茧茶桐损失数逾千万,虽一部分为敌人所毁,然大部分仍系当地匪人纠众抢去……刻查金湖乡十六保裘家村裘如彩,业经贵府擒获在押,益搜得本会赃物多件。本会此次堆存上新殿之桐油、邵家之茶叶,丝厂之丝茧机械多系该犯主抢,此人所作所为在三数十里方圆内童孺咸知,毋庸赘述……该犯狡猾善辩,捏词粉饰,执法者无从典刑,复以孔武有力,防范稍疏即乘机越去……”

  铜锡方块下落尚无踪迹,抢劫富华丝厂财物案却浮出水面,案情直指裘如彩。然而,曹厂长虽指证裘如彩为富华丝厂抢劫案主犯,但缺少有说服力的证据。徐县长要求厂方提供财物被抢的时间、数量,是否托人代保管,是否有目击证人等情况。

  不久,富华丝厂回函称:五月二十八日敌寇攻陷游埠后,部分厂房财物被抢掠焚烧,倘存财物于六月初陆续被匪徒劫取,各厂区皆留有职工看管,并未委托任何人保管。裘如彩携有枪械凶恶逼人,留守职工势单力薄哪敢阻挡。本厂所损失之丝茧、机械为数甚多,贵府在该犯家中搜得恐仅系其所抢得之一小部分,其它或已变卖或另藏他处。

  军法庭再次提审了裘如彩。跟上次提审一样,裘犯对“铜锡方块”寄存矢口否认,但对其它财物来历的说词有了微妙变化。

  为了得到目击证人的口供,县府联系遂安、汤溪等县政府,要求协助传唤、取证相关证人证词。尚在富华丝厂工作的工务科长吾廷炎和机匠冯永泉为此案提供了目击证词:裘如彩第一次进厂抢劫是在民国三十一年五月初,裘如彩拿着手枪率领三、四名游击队员,逼迫我们交出东西,我们说没有东西了。他们就四处找,结果找到了茧房。他们叫来裘家村民帮助搬运茧子到裘家祠堂,搬了三四个小时才搬完,第二天就将茧子运往衢江对岸,这批茧子估计值十多万元。过了四五天,他们又来了,要我们老实说出厂里值钱的东西,我们说真没有东西了。后来不知怎么让他知道铜锅沉在塘里,他就叫人去捞,捞了很长时间才捞完。

 

“铜锡方块”失踪成谜

 

  富华丝厂劫案已审结,“铜锡方块”下落仍毫无进展。为了对兰嘉师管区司令部有所交代,县府给司令部去函,要求“传讯原寄存人高鑫、郎应祥到庭面质”。由于抗战时期敌情复杂军务缠身,直到第二年五月司令部方才回函:“查是项铜锡方块确寄存于裘如彩家中,由民船起卸运赴裘家村船厂时,雇富华丝厂工人十余名协力搬移,计三人一挑共二十八挑,每挑发给工资廿元。而被雇工人尚散居游埠一带,且往来杠运合村咸知,事实昭明人证俱在,固不难分别侦查传讯以明真相,岂容该犯裘如彩饰词狡辩……”富华丝厂早在一年前就搬至遂安山区,许多工人也非本地人,兵荒马乱之时大都逃散不知去向,况且函中并未指明挑运工人的名姓、住址,查找证人实非易事。“以该犯矢口否认,即不予从严追究,倘有疏虞则本司令贵县长自当共负相当之责。”徐县长也想早日侦破此案,但每次提审裘犯皆矢口否认,而村民又众口一词“曾耳闻实未目睹”或者干脆说“不知道”,此案该如何侦破?思来想去,觉得惟有让当事人对质才能找出突破口。于是要求赵司令派兵来兰溪迎提裘犯或者派当事人来兰质审。不久,赵司令来电告之将“派副官高鑫前来迎提,请加派自卫队护送递解至建德”。由于档案中没有高鑫和裘犯对质的相关材料,“铜锡方块”下落依然成谜。

  民国三十二年十一月三日,徐县长给省主席兼保安司令黄绍竑呈文,列数“积匪裘如彩”恶行及其罪状,要求“处以极刑以昭炯戒,准予先行就地执行抢决再行补判”。黄绍竑批示:“准即就地正法”。十三日上午,县特务大队三十名干警,将裘如彩绑赴刑场,枪决于汪山。

  裘犯被毙后,“铜锡方块”成为悬案。 

 

(作者:马忠富 / 兰溪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 兰溪市档案局 馆址: 浙江兰溪兰荫南路25
联系电话:(0579)88899189 88899281
     Eamil:sdaj@l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