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首 页
局馆介绍Expand 局馆介绍
档案资源Expand 档案资源
政务平台Expand 政务平台
档案展厅Expand 档案展厅
网上服务Expand 网上服务
档案学会Expand 档案学会
          
民国兰溪溪西大桥浮桥重建记
2017年6月12日

浮桥是兰溪代表性基础设施,其沉浮存毁一直备受市民关注。最近,为了提升兰江航道通航水平,浮桥的“沉浮”又一次吸引大家的眼球。机缘巧合,这几天翻阅兰溪民国档案,发现抗战后范文质县长会同社会各界人士筹重建浮桥的一段历史。

民国三十四年八月三十一日,兰溪县城光复,时任兰溪县县长范文质率县府机关从汪山迁回城内,到达溪西江边,但见瀔水依旧,浮桥不再。码头上人山人海,出入城中者络绎不绝,江上仅有数艘渡船往返,以致老弱妇幼等候半日也挤不上船。渡船成为过江的唯一交通工具,“如有大军过江,更觉濡滞难前,有碍军事进行,关系尤为重大。”面对百废待兴的兰溪,浮桥的重建显得尤为迫切。

据史料记载,兰溪浮桥始建于北宋熙宁九年(1076)历史上屡次毁设。直到民国二十二年秋,兰溪实验县县长胡次威集资架设浮桥,中洲至朱家码头称“悦济桥”,溪西至中洲段称“辅济桥”,南门滩至马公滩设“中正浮桥”,从此行人出入县城“毋须待渡,倍感方便”。民国二十八年,县长徐志道又筹款改建辅济浮桥为大木桥,后称“溪西大桥”。不料三十一年,日寇占据兰城,中正、悦济两浮桥被拆毁,船只被用于钱塘江战事,大木桥也被拆除,从此日伪将兰江当作盘据县城的屏障。

为了尽快重建溪西大桥与西南两渡浮桥,范县长指示有关科室着手两桥的建筑设计工作。经县复建委商议决定,整个工程分两部分实施,溪西大桥部分由县政府负责实施,大桥所需资金、建筑材料及人工等由城区三镇、河西十九乡分担。浮桥部分,成立一个“浮桥筹建委员会”负责实施,经费由筹建委员会筹集。

十二月二十七日,县府给城区三镇、河西十九乡乡镇长下达电文,分摊造桥所需各项木料及铁件:木料由河西十九乡承办;所需人工、铁件由城区三镇承担,“现先建筑溪西大桥一座,所需材料、人工均由有关乡镇分担……电仰遵照尅日计划,分期如数送交溪西,听候派员验收,事关交通要政,切勿延误为要。”

 三十五年一月十一日,县府在兰溪《导报》刊登招标公告:“兹有本县城区至溪西间大木桥工程一座,计长一百二十公尺,一切材料由本府供给,招商承筑凡有经验及殷实厂商愿承包斯项工程者……。”当时有三家厂商投标,和兴记营造厂以723690元最低标价得标。

 浮桥工程浩大,西门浮桥长180米,南门浮桥长90米,共需浮船72只,经专家估算,约需经费六百五十万元。由于遭受日寇蹂躏,兰溪经济遭受严重摧残,百业凋敝,县库空虚,所需经费很大部分将仰赖社会募捐。

 一月二十一日,“兰溪县西南两渡浮桥筹建委员会”成立,会议确定筹建委员会组成人员:范文质任主任委员;吴志道、叶秀为副主任委员;王熺、徐兆奎、赵福湘、程承栋、祝谏、严龙田、姜伯英、洪钧为常务委员;委员则由县府聘任产生,他们是河西十九乡、南三乡、城区三镇乡镇长,县参议员及地方士绅,旅外同乡徐柏园、姜卿云、蔡根源、赵梦熊、倪谦吉等九十七人组成。经费筹募办法:在浮桥未架设前预计可收渡资一百万元,其余五百五十万元分别由河西十九乡捐募二百万元;城区三镇捐募一百万元;南三乡捐募五十万元;旅外同乡捐募二百万元。

 县府陈自新秘书为筹建委撰写《重建悦济、中正浮桥募捐启》:“夏鼎千钧众擎易举,白裘一袭集腋可成。克难全赖乎同心,成事端资于众力。溯我兰邑南门滩及中洲之有浮桥也,考之邑乘,昉自有明,其间或设或圮未克永存,洪杨以来,废焉久矣……今者县治重光,复员伊始,交通建设急待振兴,而此西南两门交通主干之两浮桥乌可忽焉!视之顾今,县库空虚,筹建匪易,欲成其事,非众擎集腋之力……”。《募捐启》寄发各位委员并在兰溪各大小报上刊登,使妇孺皆知,以期募得更多建设经费。

 溪西大桥和西南两渡浮桥重建工作就此展开,大桥于二月十五日开始打桩,浮桥的筹资工作随着《募捐启》的寄发而正式开展。筹建委财务组长王熺和工务组长姜伯英随即赴衢州订购首批浮桥所需船只三十只,单价七万六千元,预定三月底交货。

 这项在战后耗费巨大的重建工程,范县长对此信心满满,表示对该项工程在三月底或四月初竣工有信心。当时兰溪的《浙江新民通讯社》在二月初以《战后兰溪新建设,溪西大桥下月完工》为题报道了溪西大桥和浮桥的筹建情况。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接下来的筹建工作会如此困难,让溪西大桥和西南两渡浮桥的建设平添许多波折。

溪西大桥建筑的困难主要来自木料的筹措和物价的暴涨。范县长曾对木料的筹措有过担心,在一月四日曾再度向城区三镇、河西十九乡乡镇长发出电函,嘱咐他们一定要加快办理:“……值今河水浅落之时易于施工,亟应及时赶造,以期早观厥成而利交通,并派本府指导员黄时杰、科员谢遂璨前来各该镇乡督催,仰遵照前电,迅将工料于本月十五日以前切实遵办,毋延为要。”但河西十九乡除甘溪、厚仁等少数几个乡外,大部分乡的情况是“辖境查无松木材料”,符合建桥规格尺寸的松木“曾于抗战期中构筑国防工事砍伐一空”。有的乡曾请示是否可用杂木代替。为此,范县长专门回复各乡,并不忘又嘱咐一番:“查建筑坚固桥梁材料均用松木,所请改用枫木等杂树未便照准,仍仰遵照,勉力筹款向外采办送缴为要。”有些乡除向外采办外,是以价款抵偿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河西有永昌、水亭、仁湖、金湖四乡,将木料承包给水亭乡副乡长傅兆霖采办,双方都签下采办合同,在规定时间内办理完成。到了六月,傅兆霖仅将各乡木料任务数的十分之一送到溪西工地,距离应完成的任务数相差很大,为此与各乡产生纠纷。后经县府出面调解,双方才又达成协议,傅兆霖写下保证书:“……限于十月底前如数办齐屯于水亭,如有贻误愿受处分。”此后,傅又一再延误,县府多次派人催促,他当面应承事后却拖着不办。这件事让范县长勃然大怒,并将傅兆霖提告到法院:“……该傅兆霖似此一再故意延宕妨害建桥工作,显属不法,若不押追惩办不足以儆刁玩……”。后由王熺作保,限傅兆霖于十二月二十日前将各项材料办齐送交溪西验收。

 由于建桥材料筹措延滞,再加上河水濒涨,致使该项工程停停建建,建建停停。与此同时物价却开始飞涨。三月十四日,大桥承建商和兴记营造厂经理裘正庆给范县长写报告,倾诉建桥工程的难处:一是建桥材料拖拖拉拉不能按时足量送达建筑工地,“自开工至今仍属寥寥”,致使工程停停建建,让承建商蒙受很大损失,“倘材料早日到达,准予提前并星夜工作,依照目前工程进行程度推算,则在三月底左右确有完成可能,现打桩工程仅完成三分之二,桥身工程迄不能动工”。二是物价飞涨,“工食增加,虚靡物质人力”,“现米已涨每担一万六千元,工资涨每工一千六百元,与开工时相较当超出三倍之上,此后趋势仍有增无减,非增加工价实难继续工作。”三是连日春雨,“溪水屡涨濒岸,施行打桩工程不能做,桥身又无材料,以致全部工程停顿。”

 范县长接到报告后,一边让监工黄熊核实情况,一边紧急发文催促河西各乡加紧将木料尽速采办运送至溪西工地,……尅即送齐,毋再违延为要。

四月三日,黄熊将河西各乡欠送木料情况作了统计:溪西大桥按规划需各种木料总计1353(根/块),截止尚欠1113(根/块),只完成总木料的百分之十八。

四月五日,范县长再次发文催促各乡:“兹查各乡欠送材料为数甚巨,影响工程进度,损失甚大……艰于文到五日内全部征办齐全,送达溪西不得再事延误为要。”尽管县府一再发文催促,甚至指派人员到各乡催办,但收效甚微。于是,大桥工程不得不于五月间开始停工。

这一停就停了六个多月。由于物价的暴涨,和兴记营造厂投标的工价已不能完成大桥的整体工程,因此大桥的桥台、桩顶桥面、木工石磡等等余下工程只有另外进行招标承建,潘云祥的华锦记营造厂得标。十二月十日,大桥工程继续开工。民国三十六年元旦,溪西大桥终于建成并举行了通行典礼。

关于溪西大桥造价,后据县府“建筑溪西大桥经费材料收支情况”公告:除木料外,收入各乡木料折价款国币5288190元;购买木料、支付承建款、举办庆典等项支出共计国币6517940元;两项相抵亏损1229750元。

再来说说浮桥建设的困难。说实话,浮桥工程没有大桥工程那么复杂,大桥牵涉到河西十九乡和城区三镇,面太广,情况复杂,不便指挥。浮桥工程虽有“西南两渡浮桥筹建委员会”负责实施,但具体承办机构是“县浮桥渡船管理处”。浮桥的所有建筑材料都是采购的,只要经费足够,浮船、桥架、桥板、铁索、铁锚等等一次性采办齐全,厂方会派出技术工人加以组装连接。由于货币贬值严重,物价飞涨,当初王熺、姜伯英在衢州采办的浮船单价从七万余元涨至现在的五十万元。西南两渡浮桥共需七十二只船,除以前订购的三十只浮船外,还缺42只,尚需二千一百余万元。筹建委当初确定的筹款目标是五百五十万元,从目前情况看已成杯水车薪。因此,筹募经费是当务之急。

三月十二日,范文质以筹建委的名义,在兰溪《导报》刊登启示,催缴捐款:“查本会筹建悦济浮桥所需船只早经订购,即将交货付款,前由本会函请各筹建委员筹募经费,希即早日汇交本会财务组。”嗣后,虽陆续有捐款汇入帐户,但数额不大。

七月初,筹建委财务组对已经汇到帐的劝募经费作了统计,合计国币二百九十万一千二百元,其中旅外同乡徐柏园以及赵梦熊和倪谦吉各募得经费一百万元。原寄希望于社会广泛捐款来筹足浮桥的大部分经费,现在看来是不切实际的,必须另僻蹊径,广开财路。在加大劝募力度的同时,范县长以筹建委名义向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浙江分署第四工作队发函,请求拨发工赈食米。经层层审批,浙江分署拨发工赈食米11946市斤,这批粮食经加工后变卖得款一百五十万元。同时,筹建委又从多方筹措经费,能扣的扣,能借的借,能省的省,还变卖废铜烂铁,甚至不惜动用政府预备金。

三十六年六月五日,历经一年半时间的筹款建设,西渡浮桥(中洲至朱家码头)终于建成通行,上午七时举行了隆重的通桥典礼。

据统计,西渡浮桥的建设经费高达七千四百余万元,其中收入方面:“城乡及外埠捐款六百二十万元,县政府在浮桥管理费项下拨出一千五百万元,加工粮食一百五十万元,盐食一千五百万元,出售废旧铜元六百七十万元,渡资收入一千万元,六项合计共为五千四百余万元,两抵尚不敷二千余万元”。

此后,虽然民众(尤其是南三乡)对续建南门浮桥呼声很高,县参议会也曾修正通过续建提案,但终因财政困难经费难筹而作罢。

1975年4月1日,兰江大桥建成通车,悦济浮桥拆除。

 

(作者:马忠富 / 兰溪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 兰溪市档案局 馆址: 浙江兰溪兰荫南路25
联系电话:(0579)88899189 88899281
     Eamil:sdaj@l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