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首 页
局馆介绍Expand 局馆介绍
档案资源Expand 档案资源
政务平台Expand 政务平台
档案展厅Expand 档案展厅
网上服务Expand 网上服务
档案学会Expand 档案学会
          
大材小用祝启光
2016年7月29日

作者:蔡志华

祝启光是祝谏的长孙,他的父亲就是祝家三兄弟中的老大祝荫乔。祝荫乔生于1901年正月,北京朝阳大学法律专科及辽宁司法储才馆毕业,先在沈阳地方法院工作,“九一八”后到上海地方法院任推事,上海沦陷后调浙江衢县地方法院工作。兰溪、衢州沦陷后,他有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呆在太平祝老家,祝家偌大一份家业,也主要由他继承。一旦长时间深入乡村熟人社会,就免不了是非恩怨情仇,所以老家对他的评价就没有对他父亲和他两个弟弟那么好。由于他家是党地下交通工作站,解放前他也为共产党做过一些事。据说他还加入过金萧支队第八大队,解放初,山东南下干部也曾有意让他出来做点事,但他是个投机心理颇重的人,知道他弟弟已经牺牲后,觉得自己在政府里面没有靠山,不会有什么作为,还是留在了老家。土改时他被定为恶霸地主,还陪毙过一次,后来应该是在镇反运动中被抓,并判处五年徒刑,1955年底刑满释放,老父亲去世时他很可能还在狱中。村里人说土改初期有人问他这么多家产被分有什么想法,他说了一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祝谏为他娶的夫人是上俞村俞筑泉的女儿,有意思的是祝谏又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俞筑泉的儿子,两家可谓是亲上加亲。祝荫乔儿女满堂,大女儿哈儿,在哈尔滨出生;二女儿奉儿,在奉天(即沈阳)出生,是兰溪工商界元老叶庆宜的夫人、原副省长金德水的岳母;还有在上海出生的大沪、小沪和在金华出生的华儿等。不过,儿子就祝启光一个,他出生于19321月。“九一八”后,他们家本来马上就要搬到上海,为了他的顺利出生,特意在东北多呆了好一段时间。

祝启光从小就聪颖过人,但由于受到太多宠爱,比较贪玩调皮,学习也不太认真,成绩也是平平。解放后,他从杭州转到省立第七中学即现在的金华一中读高三。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家境更是一落千丈,他变得懂事,开始认真听课,发愤苦读,成绩也突飞猛进,1950年毕业后考入复旦大学统计系。1951年暑假,供他读书的荫榕叔叔被叫进去接受审查3个月,他没有了生活来源,再加上对统计这个专业也并不感兴趣,无奈之下,他去报考中科院旧金山天文台当练习生。录取通知书来了后,祝启光又等了1个月,但叔叔还是没出来,只好向表哥借了路费,到南京报到。

天文台练习生是个半工半读的岗位,专门有外国专家来给他们上课,课本都是大部头的外文原著。祝启光觉得天文学实在太深奥了,自己适应不了,学了一年后,他向台里提出,想辞职重新回大学读书。台里的领导挺器重他,劝他别离开,让他去北京上补习班,进修三个月。在补习班里,他的表现十分出色,老师非常喜欢他,极力推荐他去苏联留学,继续深造,但他的家庭情况无论如何也通过不了严格的政审。老师又问启光想读什么大学,他可以帮助推荐。当时,祝启光正好看了个名叫《俄罗斯航空之父》的电影,心潮澎湃,立志为祖国的航空航天事业作贡献。他说他要考清华大学航空系,结果他在1952年以优异的成绩迈入了清华大学的校门,学发动机设计专业。当时国家非常重视航空航天事业,他刚进清华,国家就把清华、北洋、厦门、四川等八所学校的航空专业合并组成北京航空学院,他又成了北航的首批学生。他在大学里成绩很好,是同学们都很佩服的高材生。五年磨一剑,霜刀未曾试,祝启光正想毕业后大展宏图、报效祖国,没想到却出事了。他们三个同学对当时社会上的一些情况看不惯,就想写篇文章提点建议,由于他文笔较好,就由他执笔,写了一篇《党主与民主》的文章,结果在“反右”运动高潮已过的情况下仍然被打成右派。

报效祖国的梦碎了,祝启光被分到北京通用机械厂工作。由于他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无法摘帽,虽然他一直还在继续学习专业知识,但根本没机会得到重用,“文革”开始后,他更是被遣送回原籍接受监督改造。在回兰溪的路上,祝启光彻底绝望了,把剩下的钱都买成了酒,一边扔他那些十分心爱的专业书籍,一边喝酒。下了金华站,他把酒喝个精光,躺到铁路上准备自杀。没想到他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火车开过,倒是来了四个巡逻的军人。他们以为抓到了一个想破坏铁路的罪犯,一审却是这么个情况,反而起了爱才之心。主审者说:你选择自杀太傻了,运动很快就会过去,你一身本事,应该回家先找个工作,等待时机。他们还给他买了回兰溪的车票,帮他找回了部分书籍。祝启光说,自杀需要很大的勇气,自杀过一次,他没有勇气再自杀了。

一个身怀绝学的书生回到了太平祝老家,接受村民的监督改造,必然会碰撞出很多精彩的故事,这些故事至今还在太平祝村民中流传。祝启光不会干农活,不会踩水车,闹出了很多笑话,但村民们还是很快接纳了这个游子,因为他会修机器,什么拖拉机,碾米机,柴油机,抽水机,电动机,缝纫机,收音机,他都能修,并且很快就能修好。村民们都觉得这个小伙子很神奇,他们可能不会想到,他可是北航航空发动机设计专业的高材生,是当时中国顶尖的人才,这些机械的修修补补,对他是多么的小儿科,他这样的专家来做这样的事,真可谓是牛刀杀鸡、大材小用啊。一开始村民们还开下批斗会,但批而不斗,后来熟悉了,大家关系越来越融洽,他的日子反而比当时一般村民要好过得多,机器修好了,大家会多少给点报酬,他还会做养蜂的工具,客户很多,也赚了一些钱。1972年,他还娶了妻子,成了家。

1977年,祝启光终于摘掉了右派的帽子,单位派人来了解他的情况,看到他过的生活大吃一惊,他们本来觉得他一定过得挺惨,完全没想到他生活得居然还不错,精神面貌也还不错。1978年,绝大部分右派都被平反,祝启光也平反了,于10月回到他久违了的北京。人是回来了,但时光永远回不来了,他已经47岁,这个年纪本该是科学家出成果的黄金年华,而他专业荒废了这么多年,再也没有报效祖国的能力了。回到机械厂后不久,他被调到北京机械局下属的一个职工学校,由于老师严重缺乏,他要上很多课,机械原理、制图、材料等,后任该校校长。根据形势发展需要,局里又把下属职校整合成一个总校,他改任系主任。快退休时,学校进一步升格成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现在他就是这个学院的退休老师。退休后,他每年都会回兰溪住一段时间,这两年由于夫人身体不好,想念自己的家乡,在兰溪生活的时间就更长了。

1977年,祝启光终于摘掉了右派的帽子,单位派人来了解他的情况,看到他过的生活大吃一惊,他们本来觉得他一定过得挺惨,完全没想到他生活得居然还不错,精神面貌也还不错。1978年,绝大部分右派都被平反,祝启光也平反了,于10月回到他久违了的北京。人是回来了,但时光永远回不来了,他已经47岁,这个年纪本该是科学家出成果的黄金年华,而他专业荒废了这么多年,再也没有报效祖国的能力了。回到机械厂后不久,他被调到北京机械局下属的一个职工学校,由于老师严重缺乏,他要上很多课,机械原理、制图、材料等,后任该校校长。根据形势发展需要,局里又把下属职校整合成一个总校,他改任系主任。快退休时,学校进一步升格成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现在他就是这个学院的退休老师。退休后,他每年都会回兰溪住一段时间,这两年由于夫人身体不好,想念自己的家乡,在兰溪生活的时间就更长了。


版权所有 兰溪市档案局 馆址: 浙江兰溪兰荫南路25
联系电话:(0579)88899189 88899281
     Eamil:sdaj@l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