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首 页
局馆介绍Expand 局馆介绍
档案资源Expand 档案资源
政务平台Expand 政务平台
档案展厅Expand 档案展厅
网上服务Expand 网上服务
档案学会Expand 档案学会
          
无为县长祝荫垣
2016年7月29日

作者:蔡志华

横山烈士纪念碑的苍松翠柏间长眠着许多优秀的兰溪儿女,祝荫垣这位兰溪抗日战争时期最有影响力的共产党员,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祝荫垣是祝谏的第二个儿子,生于19076月,毕业于上海法学院法科,历任绍兴地方法院和金华高等第二分院候补书记官。由于当时的特殊情况,祝荫垣留下的档案资料有限,并且多有差错。如《中共兰溪党史》是地方最权威的党史书籍,对于祝荫垣入党是这样记述的:“193712月,杭州沦陷前夕,中共浙江临工委由杭州迁往金华,省临工委书记徐洁身为了开辟金华地区的党群工作,经与当时南迁在金华的上海同济大学党支部研究,决定由该校的党员学生朱枫离校专职从事地方党组织的恢复工作,期间,朱枫培养发展了内迁金华的上海政法大学兰溪籍学生祝荫垣参加中国共产党。”这段话中就有几处值得商榷的地方,上海并没有政法大学,祝读的是上海法学院;法学院内迁地也不是金华,而是兰溪杨塘;这时他已经31岁,不可能还是学生,而是应该在金华高等第二法院担任候补书记官。

当时朱枫还很年轻,不到22岁,很难想像当时朱枫是如何把大他9岁的祝荫垣发展成一名党员。祝是学法律的,学法律的人一般比较理性,不容易冲动。他又有稳定的工作,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都是上流。他自己出身名门,夫人曹秋月的的门第更是显赫,父亲是拔贡,伯父是鼎鼎大名的乡试解元曹清泉。夫人才貌双全,与他十分恩爱,已经有三个孩子。只能说是共同的信仰和救亡图存的使命让他们义无反顾地走到了一起。

兰溪在土地革命时期是我省共产党活动的重地,浙西特委成立地就在兰溪女埠,但由于在十年内战期间遭国民党的残酷镇压,中共兰溪地方组织被严重破坏,到了1937年底已经只有少数与组织失去联系的党员在坚持隐蔽活动。这时,国民党政府承认了共产党存在的合法性,国共开始第二次合作,共产党迎来了发展壮大的春天,上级党组织要求先是做好原先党员的恢复工作,然后是“大量地、十百倍地发展党员”。1938年1月,徐洁身派朱枫到兰溪恢复重建党组织,5月,中共兰溪县委成立,朱枫任书记。祝荫垣跟随朱枫于1938年1月回家乡参加革命活动,在兰西地区做恢复党组织工作。由于家庭的影响力,也由于他自身极强的工作能力和忘我投入的工作热情,他的工作取得了巨大成就。他成立了“崇义会”(俗称兄弟会),与兄弟们吃“同心面”,以帮会为护身符团结吸引进步青年。他每天晚上都到农户家做思想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发展了不少优秀农民党员。在早期成立的10个支部中,至少有太平祝和上戴两个支部是由他发动成立起来。

兰溪县政工队成立后,祝荫垣任永昌区队队长,他又积极发动组织群众开展抗日救亡运动。他自己出资在太平祝等村创办农民夜校,动员组织300多农民参加夜校学习,既学文化,又宣讲抗战形势,宣传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和八路军、新四军抗日英雄事迹,引导青年参军。他在一次村民大会上慷慨陈词,痛斥日寇罪行,还把妻子陪嫁的300大洋捐出来制造枪支,武装抗日,后来这支武装成了金萧支队的一个小分队。

祝荫垣工作十分出色,他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虽说当时他做的是秘密的地下工作,但事实上很多人都知道他是共产党员,他很快引起了国民党政府的关注,只是由于他父亲的影响力和当时国共合作的大背景,所以没碰上什么危险。当时的兰溪县长徐志道亲自到太平祝找他父亲,要求他父亲严加管教。祝荫垣也随即被调往永康政工队任总干事。

1939秋,新四军完成了敌后实行战略展开的任务,江北支队在安徽巢县、无为地区进行抗战,并挺进和县及含山地区开展游击战,急需一批干部开展地方工作。祝荫垣受上级党组织派遣去皖南参加新四军教导队工作。接到通知刚好是中秋的前一天,中秋节晚,63岁的父亲特地为他设宴送别。祝荫垣豪情满怀,赋诗一首:

别离桑梓地,奉命去远方。志歼入侵冠,当待好音还。

那个夜晚心情最复杂的无疑是妻子曹秋月,当时她正怀着他们的第四个孩子,她深深爱着自己的丈夫,但是作为知识女性,她更知道民族大义,她不能拉后腿啊,于是她强忍悲愁,和诗一首:

羽板飞传去皖南,男儿仗剑奔沙场。卿卿抹去新婚泪,恩爱情长路更长。

第二天,祝荫垣由长工陪同,从兰溪上船去皖南报到。他先在新四军教导队任军事干事。1940年夏,被任命为安徽无为县县长。关于他的牺牲时间,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在赴任途中遭国民党军队袭击,壮烈牺牲;一说是他与另外五位县领导到上头参加会议,途中与制造“皖南事变”的国民党军队遭遇,在战斗中牺牲。第一种说法经不起推敲,因为当时国共合作虽已出现矛盾,但尚未激化和公开化,国民党军队不太可能公然杀害共产党的县长,如果真发生了,那绝对是当时环境下的一个大事件,应该有详细的报道和记录。二是祝荫垣的弟弟祝荫榕也否认了这一说法,事有凑巧,祝荫榕竟然是皖南事变总指挥汤恩伯的翻译,在1940年10月份黄桥战役发生、国军89军军长李守维被新四军击毙后,他跟着汤恩伯和气急败坏的国民党军队气势汹汹地到了皖南前线。有一天有个同事跟他说,抓到了几个新四军,其中有个是浙江人,他出于好奇去看了一下,万万没想到其中有一个竟然是他的亲哥哥祝荫垣。当时,正是抗战中国共两军矛盾激化、剑拔弩张之时,如果他去营救他的哥哥,不仅救不了二哥,很可能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二哥英勇就义。而这成为他一生心底最深地痛,在临终前,他还在祈求二哥的宽恕。他说二哥死得很惨,被国军剥皮而死。

中秋话别后三个月,曹秋月产下幼子。丈夫一直没有消息,一封信也没有,她只能自己为儿子取名,并为此写了一首诗:

犹记江边天未明,轮舟便向皖南行。至今三月无消息,独自为儿取字名。

1941年1月,皖南事变消息传来,她大吃一惊,急得昏倒在地,醒来后,听说有一部分突围了,她想凭丈夫的机智,肯定是突围了。后来家里经常有共产党人来往,她本人也成了一名地下交通工作者,每次她都会问丈夫的情况,他们都安慰她,战事繁忙,他们都顾不上家,不跟家人联系很正常。

1949年5月6日,兰溪解放,她满怀憧憬地对孩子们说,你们的爸爸这下肯定就要回来看你们了。每当有部队路过,她都要搬一张竹椅坐在路边苦苦等候,可是所有部队都走了,丈夫还是没有出现。1950年2月,正是农历春节,她终于等到了丈夫的确信:华东军委会发来公函,祝荫垣同志早已光荣牺牲,抚恤大米1000斤。她又一次昏迷,很久才苏醒过来,在无比悲痛中为丈夫写了一首祭诗:

古来家国事难全,泪祭英魂赴九泉。父辈竭忠儿尽孝,一门烈义对苍天。

1939年那个最后的中秋节,秋月心里是无限的依依,但是她不能说,她只能默默凝望头顶的那个秋月,让她保佑自己深爱的丈夫。第二天天还没亮,她到码头上为丈夫送别,秋风吹乱了她的长发,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无论她多么不愿,她肯定知道丈夫此去的风险,但是她一定想不到丈夫竟然这么快就牺牲了,丈夫竟然牺牲得如此惨烈,丈夫竟然牺牲在了国人的屠刀之下。而她一直在痴痴地等着荫垣回来,痴痴地等了那么多那么多的年——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版权所有 兰溪市档案局 馆址: 浙江兰溪兰荫南路25
联系电话:(0579)88899189 88899281
     Eamil:sdaj@l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