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首 页
局馆介绍Expand 局馆介绍
档案资源Expand 档案资源
政务平台Expand 政务平台
档案展厅Expand 档案展厅
网上服务Expand 网上服务
档案学会Expand 档案学会
          
祝谏,和他的孩子们
2016年5月12日

                               作者:蔡志华

兰溪历史上特别是明朝有过不少名门望族,比如章懋家族、唐龙家族、徐用检家族、赵志皋家族,因为封建社会的重心在乡村,无论你官做得多大,都不能在任职地添置产业,致仕后也必须回到原籍,所以在乡村会出现影响力很强的大家族。工商社会出现后,精英开始向城市集聚,乡村开始衰落,哪怕是县城出现这种大家族的概率也越来越小。兰溪在解放前那几年,曾评过兰溪工商界的“四大金刚”和“十八罗汉”,但那更多是自娱自乐,当时兰溪也确实出现过一些优秀的商人,但如果放到全国的坐标上,他们既没有知名度,更说不上影响力。相对而言,我个人觉得,20世纪兰溪最有影响力的可能是两“祝”,商业是“祝裕隆”,而祝谏家族绝对是上个世纪兰溪十分重要的一个家族。且听我慢慢分解。

 

民国达人祝谏

祝谏,1877年生,永昌太平祝村人,与祝裕隆的创始人祝丹山是海宁人不同,他是土生土长的兰溪人。祝谏幼时家境贫寒,但是天赋出众,据说小时候,爷爷带他到义乌会馆玩,回来路上他竟然把里面的楹联全部背了出来。也许是这件事让爷爷下了倾家荡产也要培养他的决心,他被送到水亭午塘边人徐顺来创办的私塾读书。这是当时兰溪很有名的私塾,徐的大儿子徐昆吾是黄埔军校的主要筹建者,官至后勤部中将;五子徐柏园更是官至民国财政部长,是整个兰溪历史中的大人物;民国司法部次长龙游人余绍宋也是他的弟子。所以徐顺来90岁生日时,蒋介石、林森都给他送来了匾额。

1892年祝谏正式入县学,1893年补增广生,1896膳生。祝谏志向十分远大,15岁时,他跟朋友到午塘桥村监生、药商诸维述家玩,诸对他十分欣赏,预言他以后必定富贵发达,当时就想把女儿嫁给他,可是祝谏却拒绝了,他表示要等中大功名、有大出息之后才谈婚论嫁,后来直到21岁才完婚。祝谏应该参加过多次乡试,有心裁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他自己的功名始终没有更进一步,据说有一次为边上村里一个姓童的朋友代考,倒是中举了。为了生计,他可能还当过家庭教师,并以出色的才干激发了主人的爱才之心,在他30岁那一年,主人家竟然送他200大洋让他到北京报考首次招生的京师法政学堂。到北京赶考的路上走了两个月时间,考试倒是一蹴而就,他成了中国首批学法律的大学生。当时的清政府对他们这批新型人才十分重视,1910毕业后同学中不少人都得到了朝廷的破格重用,“奏奖副贡生,以直隶州州判补用”,虽是虚衔,却是正五品的高官。

很快民国了,作为难得的法律人才,他有了广阔的用武之地,他成了光复会会员,当上了浙江临时省议会议员。其后历任浙江吴兴、奉天、铁岭各地方法院检察厅检察长,直至东省高等法院首席检察官。他在首席检察官的位置上干了三年左右,东北发生了“九一八”事变。他只得入关,又先后任福建高等审判厅推事,浙江第一、山西第二高等审判分厅监督推事,东省特区江西高等法院检察处首席检察官,无论在哪里工作,他的业绩都非常优秀,得到了很多勋章,最后他应该是在浙闽监察使署秘书长的位置上退了休。作为大法官,他的收入非常高,以前主人资助他的200大洋巨款,现在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半个月工资而已。

虽然小时候家里很穷,祝谏却是个十分大方的人,每年过年回家他都要和管家先生一起给村民发“红包”,每户两个大洋。一般他并不进屋,只是在门口与主人寒暄几句就走。再加上他喜欢赌博,常常把身上的钱输个精光,所以他自己并没有什么积蓄。有一次他又输了很多,付不出钱了,他就叫跟班到那个童姓人家去要一篮大洋来,跟班到童姓人家后,家人莫名其妙之余把他轰了出来,祝谏很生气,就让跟班到童家大门口去砍旗杆,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件,主人出来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爽快地让跟班挑回了一大担银子。

不过,大小姐出身的祝谏夫人相当贤惠能干,她从祝谏每月寄回的生活费中省吃俭用积攒了不少钱,给祝家也置下了一份不小的家业。祝谏相貌堂堂,博学多才,他的诗写得很好,在当时颇有影响力,书画功底也十分深厚,可谓是风流才子。他每到一个地方工作都会娶一个侧室,其中有的还是女大学生,而原先的侧室就被送回老家,诸夫人与她们都相处得很好。祝谏与夫人感情很深,对夫人十分敬重,夫人去世后他写过一篇十分感人的纪念文章,可惜此文再也找不到了。

祝谏应该是在1938年前后回到老家,一是他也到退休年龄了,二是杭州已经沦陷,福建战事也很吃紧,很多部门都转移撤退了。祝谏非常热心公益事业,是个闲不住的人,回来后最大的愿望就是为家乡做点事,尤其想为教育事业出点力。他先到金华师范学院教了一段时间的书,然后就集中全部精力和能量,开始牵头筹办担三中学。祝谏担了五年的董事长兼校长,还把徐柏园请出来担任名誉董事长,再加上他那帮能量很大的亲戚朋友的大力支持和帮助,担三成了一所很有声望的名校,不少外地学子慕名而来。1945年,他把校长的重任交给了他一手培养起来的年轻人方忠杰。当然作为董事长,他依然紧密关注着担三的事业,1946年他把七十大寿的礼金全部拿出来,成立了“果忱”奖学金。1947年他开始着手做兰溪的另一件大事,重修《兰溪县志》,并自任修志馆馆长。1948年,范文质县长离任,与当时兰溪的士绅名流拍了一张合照,年轻的范文质县长居中而坐,而祝谏就坐在他的左手位,从这照片中就可看出他在兰溪的地位和影响力。祝谏后代这些年一直在找他的照片,始终没找到,当档案馆拿出照片时,他的孙辈一下子就惊喜地认出了自己的祖父。

1949年兰溪解放,作为中国最早的法律人,他应该很清楚自己的危险性。他当过国民政府的大法官,又是地主。在当时的处境下,办学者都面临着一项共同的指控:推行奴化教育罪,学校教育质量好,这个罪行就更重。如果曾经处理平息过学生闹事,那又会多一个压迫革命学生罪。当然祝家情况有些特别,祝谏一向同情共产党人,二儿子更是共产党的县长、著名的革命烈士。但总归是凶多吉少,无奈之下,祝谏放弃了尚未完成的修志事业,匆匆避往上海。1953年前后,他分别被聘为浙江文史馆和上海文史馆馆员,当时兰溪被聘为浙江馆员的有二人,另外一个是他的表弟、兰溪最后的举人叶渭清。他孙女回忆说,小时候他们看到过祝上海文史馆的聘书,落款是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第一书记饶漱石。

据说祝老先生最后几年很想回兰溪,他很想回兰溪和老朋友们一起打麻将、赌博,他说死也要死在兰溪,但终归应该是没回来。1955年祝谏走完了他精彩的一生,归葬兰溪太平祝故里。

                                    前排右起第四位为祝谏


版权所有 兰溪市档案局 馆址: 浙江兰溪兰荫南路25
联系电话:(0579)88899189 88899281
     Eamil:sdaj@l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