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首 页
局馆介绍Expand 局馆介绍
档案资源Expand 档案资源
政务平台Expand 政务平台
档案展厅Expand 档案展厅
网上服务Expand 网上服务
档案学会Expand 档案学会
          
民国兰溪实验县鱼鳞册简介
2010年12月30日

       鱼鳞图册是中国古代官府编造以作赋课租税的地籍清册,是明清土地制度中的一项基本制度,所含信息包括地形、四至、田土形态、面积、科则(等级)和业主姓名等要素(有时兼列佃户姓名)

兰溪市位于浙江省中西部,金华、衢、兰三江汇合处,素有“三江之汇,七省通衢”之誉。兰溪自唐代建县以来,文献比较丰富,其中尤有若干未被学术界发现、利用的资料。今存兰溪市财税局的清代同治年间编造、民国实验县时补造的鱼鳞图册,即是一份具稀缺性和完整性于一体的档案资料。

 兰溪在历史上曾多次攒造鱼鳞图册。南宋嘉定年间(12081224),婺州知州赵怒夫在本州推行经界,最初就是在兰溪试办的。时“知婺州赵*[+心,上下结构]夫行经界于其州,整有伦绪,而怒夫报罢。士民相率请于朝,乃命赵师岩继之。后二年,魏豹文代师岩为守,行之益力。于是向之上户析为贫下之户,实田隐为逃绝之田者,粲然可考。凡结甲册、户产簿、丁口簿、鱼鳞图、类姓簿二十三万九千有奇,创库匮以藏之,历三年而后上其事于朝”。

明洪武、万历两朝,曾进行大规模土地调查。万历《兰溪县志》载:“明洪武十九年遣官经量田土,时监生铁某、李某躬临本县,将各都各乡田土——经量,编画鱼鳞图籍以记之。”然至清康熙初年,明代鱼鳞图册因年久而严重散佚。康熙六年(1667),兰溪再次清丈田土,填造鱼鳞图册,归户办粮。清咸丰十一年(1861),太平军占领兰溪,县衙被焚,鱼鳞图册也再度被毁。在镇压太平军后,清政府饬令即刻“勒限赶造”。这次自同治四年至同治十年(18621871)的重攒鱼鳞图册情况,我们可以从光绪《兰溪县志》中查知:“夫清赋于四年冬举行,五六两年四乡鳞册告成,七年城局校缮徵册”;随后,由于和原额相较缺漏甚多,故又进行复勘:“七年会总对校,得熟产徵额三万二千两有奇,而合荒熟及有主、无主总算较诸原额竟缺万余两,细加查询,知土称田之斗石亦有广狭之分。内有二亩六七分为一石者,有二亩八九分为一石者,又有全三亩者。地山塘无斗石可计,地有计斗石者,亦有不计斗石者。率皆约略指报,复拟章由县饬各图董事,亲履按号查补,并搜出斗石匿漏,增田地额各三百余顷,山亩缺额尤多。八年,总局协同备图经办董事身亲登山越二年之久,虽岩石无级可登,莫不攀萝蹑巅造极,共增山额三千三百余顷,而塘亩亦会同复勘,增额二百余顷,十年仍复汇总校对。”这次重新丈量编造鱼鳞图册,以斗、石计量,凡田、地、山、塘均挨号编字绘图,注明四至,并发给业主凭条作为土地所有证。重编鱼鳞图册共889本,按图编159号,一式两份,一份存县,一份交各都图册书(地籍员)保管。民国22(1933),国民政府定兰溪为实验县。96日胡次威就任兰溪实验县县长,遂决定增设土地科(科长为陈开泗),举办土地陈报和清丈。整理土地本以正式测量清丈为基本,但测丈需时既久,费用尤巨,而人才更成问题。十分凑巧,陈开泗在奉命整修县府房舍过程中,从一间小屋内发现了县府保存的一份鱼鳞图册。因历史变迁加之保管不善,图册遭鼠害、虫蛀、霉变,缺漏严重,经清理登记,这份图册已失200余册。随后,成立土地推收处,任命各都图册书等为推收员,又从杭州、金华招收百余高中生,合计300多人,分组日夜工作,以县府保存的鱼鳞图册为基础,利用各都图册书手中所掌握的鱼鳞图册,进行核对、复丈,补编鱼鳞图册残缺部分。全部工作历时8个月完成。因乡村基层行政组织的变动,核编后的鱼鳞图册由原来的889本拆并为820本,换上封面,重新装订而成。民国31(1942),兰溪县城被日军占领,县府迁移,鱼鳞图册等重要册籍先雇挑夫运至浙南景宁存放,后转到本县甘溪乡东坞村。抗日战争胜利后运回县城,由县田赋粮食管理处保管。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鱼鳞图册曾作征收农业税的依据之一,土地改革时颁发了土地所有权证,鱼鳞图册遂被取代。今存兰溪市财税局的资料,即为清同治年间编造、民国实验县时补造的鱼鳞图册。该项资料现有746册,缺74册,分藏十箱,载有清同治年间兰溪城区及乡区35(相当于现在的乡镇)159(相当于现在的行政村)的田土、山林、地形、地貌等情况。 

    图册长约25厘米,宽约17厘米。书页系竹纸,雕版填写本,每张折成双面合2页,每页载3号。所有田地山塘滩()均依次挨号编字绘图,注明业主、四至,分别有主、无主,其中田又分荒、熟两种。所有35159图据千字文排列顺序,自金字起德字止,合计169字,其中羽、帝、皇、吊、代、罪、王、毁、伤、悲10字因避讳或不吉利不用,实用159字;城区1lO(10)10字,乡区34149149字。 

其中,除数字与字号以外,均为雕版灰蓝色印刷字体。每号内有“复对”、“校”等朱印,且有的业户名及户籍、结实等项内容,有用墨笔改动之处。可见或经认真校对,或前后有变化。注记部分很值得注意,反映出业主、地目、座落(土名)、等级、数量等变更情况。

 作为土地底账,鱼鳞图册尽管在土地改革后失去历史上赋税依据的作用,但对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查实土地权属关系,解决田土山林纠纷等,仍有重要的参考价值。而比照前述鱼鳞图册资料的存量和研究状况等事实,兰溪鱼鳞图册除作为古籍善本的文物价值外,更具极高的史料价值。

 兰溪鱼鳞图册重要的史料价值,首先在于它所具备资料的稀缺性和完整性的统一。鱼鳞图册资料总体的稀缺勿庸置疑,更勿论其完整,一般仅见一图,最大的不过一都的材料。章有义利用的也只有三个图资料(长洲县下二十一都二十图、西十八都三十一图、下二十一都三图);栾成显、鹤见尚弘等的研究均未超出都的范围。图册资料的稀缺和不完整正是学者们深感苦恼的事情。栾成显感叹:“至今保存下来的鱼鳞图册很少,零散而不完整”,“只就一个都保的鱼鳞册资料而进行统计与分析,其资料并不完全,因而在某些方面不免带有局限性,只是相对的。尽管如此,从鱼鳞图册这类原始档案中挖掘出来的东西,当更接近于历史的真实。特别是在数据资料十分难得的情况下,它就更显得宝贵。”村松次早就指出:“要想系统地归纳对鱼鳞册的观点”,“其数量太少”;鹤见尚弘更是深感由于资料的极度匮乏而致无法施展。兰溪鱼鳞图册现存全档凡746册,这是一份时间跨度很长、内涵相当丰富,并记录了兰溪全县自清同治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近百年各类土地变迁信息的档案。就规模和完整性而言,如果不是绝无仅有,至少也应是非常罕见。这样一份具稀缺性和完整性于一体的资料,如果经过整理、编辑,并成为学术界共享的资源,不仅对历史学,而且对地理学经济学、社会学甚至生态学等领域的研究都有重要的价值。

 其次,正是基于它的完整性,我们有可能设定、复原、重现兰溪一地某些特定时段的土地面貌与土地占有状况。鹤见尚弘“一直痛感,在社会经济史研究方面,即使是前近代也有必要进行定量分析,或者将陷于独断,缺乏说服力。但是,实录、政书、地方志等所登载的计量史料,与其说正确地反映地方实情,还不如说是由地方官和胥吏们在书房里编造的产物,后者性质更强,竟有将过去的数值原封不动地照抄的情况。再加上通常指出的那样,还有度量衡不统一的问题,因此,无批判地使用这些数字是不允许的。”由于史料的严重缺陷,社会经济史,特别是土地制度史的研究显得十分苍白和无奈,要想准确地、全面地反映一地特定历史阶段的土地面貌、土地关系等情况是不可能的。兰溪鱼鳞图册尽管和其它图册资料一样,存在研究者们已经指出的一些如图实相符、业主变化等问题,但其总体的准确性应是肯定的,也即该史料大致反映兰溪特定年代的土地信息。

 再次,如能和地方的、民间的文献等材料相结合,则可以研究区域社会一经济长期的变迁。如和族谱相结合,则可以明了人地关系、人口变迁情况;和方志相结合,辅之以社会调查,则可反映区域社会变迁情况,比如可以研究兰溪农民千年生存状态等变化情况。 

 

 


版权所有 兰溪市档案局 馆址: 浙江兰溪兰荫南路25
联系电话:(0579)88899189 88899281
     Eamil:sdaj@lx.gov.cn